越是时刻紧随市场脉搏,越是买不到真正便宜的股票

2018-5-10 投资银行在线

作者:姚斌

下载 (3).jpeg

杰里米·格兰桑曾经很幽默地叙说他们犯了很多主张价值投资的基金经理的通病——入市太早:1998年当时我们认为股票价格完全高估—几经达到21 倍的市盈率,相当于1929 年和1965 年泡沫时的峰值。如此高的估值不卖还等什么,然而,果然,我们卖早了。后来这些股票涨了到35 倍的市盈率,客户也跟着跑了。

卖得太早和买得太早是有联系的。1999 年,当格兰桑意识到他卖得太早后,就说过,我下一个错误大概就是买得太早。2008年10 月10 日标普500 已经跌到了900 点,很多股票都已经很便宜了,海外则更便宜。他说,我们已经在当前的点位下,逐步建仓,虽然不是大量的快速买入。但是很显然这一次又买早了。

通过卖得太早和买得太早这件事,杰里米·格兰桑认识到,越是勤勤恳恳,时刻紧随市场脉搏的基金经理,越是买不到真正便宜的股票,他们会发现,那些整天闷头大睡的人说不定倒是能捡到真正的便宜。

巴菲特答股东问:我11岁的时候我已经阅读了奥马哈公共图书馆里所有关于投资的书籍,包括技术派的。但我从这些书中没有发展出任何哲学。格雷厄姆的书给了我哲学:市场是为我服务的,不是来指导我的。还有费雪进一步影响了我。我和查理一起看基本面。我还没有发现我们的基本原理有任何漏洞。

巴菲特答股东问:从来没有一个股票投资的决定是基于宏观环境的。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我们讨论企业。任何经济学家对未来做的预测,对我都没有什么影响。任何常态对我们都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你买到了好的企业,价格好,长期就会表现不错。如果你基于预测来做市场决定。那你会亏很多钱。

有人问:如果时光回撤50年,你会要30岁的自己改变一些什么?查理·芒格答:保持乏味和理性,做你喜欢的工作。我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从来都做不好。巴菲特答:我们运营伯克希尔有如此多快乐,简直就是有罪的。如果你幸运的话,你会在自己生命的早期就找到他。

常识很重要。约翰·坦普顿认为,好的投资就是常识。不要被狂热做左右,不要被失望所左右。不要买那些你不懂的东西。在买之前永远做好功课。制定长期的计划。在熊市来临之前就准备好如何度过。只要掌握了一般的常识,长期来看你就能取得优良的投资业绩。约翰·坦普顿运用常识的四种方法:

1、寻求物美价廉的交易。你以比你认可的价值折扣很多的价格购买的股份,长期来看要比溢价买入的回报要好得多。

2、如果你想寻找非常不寻常的交易,要到处寻觅。

3、你必须寻找那些低迷、萧条的地方。

4、如果你和别人购买相同的东西,一般来说不可能是最好的交易。

比尔·格罗斯认为,要设定长期观点,否则“你不是被贪婪或恐惧淹没,就是在情绪转换间摆荡得精疲力竭。即便是职业经理人,如果没有长期看法,也会变脑死”。但“资产布局最好架构在三到五年的长期观点上,因为只要超过五年以上,你就开始如同约翰·奈思比等未来学家的猜测了”。

彼得·林奇认为,任何的短线猜测都没有实质意义,如果把时间拉长,无论是经济衰退或产业景气趋缓,终有回到正常轨道的时候。作为投资者,研究的重点不是预测景气,而是放在研究基本面上。若能挑到具有潜力且股价便宜的个股,就该买进,然后静待股价反映基本面。

如果太过担忧市场,就不会是个好投资人,因为你的进出动作总是顾虑太多。在市场上成功的关键,就是要能承受得起市场上的坏新闻与坏消息,市场下跌时反而可以找到机会,应该感到高兴。彼得·林奇建议,“假使你很担心市场的波动与变化,应该开个银行帐户,把钱存在银行裡面就好,别开证券户了。”

有人问:怎样的企业才能被你列入追踪名单?彼得·林奇答:说穿了,这些企业的特质其实没有多么特别。首先是拥有良好的财务结构,并且它们可以长时间的专注在本业上。具此二者后,再看这家公司是否具有独特性、不可替代的优势。如果有,你就可能挖掘一档在未来五年、十年都能持续表现良好的企业个股。

有人问:你太早卖掉家得宝和玩具反斗城,是你毕生最大的遗憾,最近这个错误还再犯吗?彼得·林奇答:很可惜,我又犯了几次同样错误。有一些农产品企业的股票卖得太早了,就和上述两家公司一样,都是犯下卖得太早的错误!没想到农产品企业在我卖出后,又继续上涨了。

来源:一只花蛤的价值投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