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饿了么、拼多多、趣店投资人集体爆料:关于投资逻辑、焦虑和控制权博弈

2018-4-15 投资银行在线

滴滴、饿了么、拼多多、趣店,这几家在互联网市场上火热的公司最近被投资人集体“爆料”。

image.png

本周三,拼多多又一次传出了融资30亿美金的消息,对于这家电商黑马企业来说,过去的三年简直可以用坐火箭来形容。在电商格局几乎确定的情况下,它硬生生挤出一条赛道,依靠社交电商的模式,拿下近3亿活跃用户,仅次于淘宝、京东,月GMV也突破百亿大关;达到这个水平,京东花了整整6年时间。

拼多多的快速崛起令其A轮投资者——高榕资本的张震感到焦虑。他在4月13日的一个活动上表示,拼多多这个案子带给他最大的焦虑是,高榕希望在B轮投更多钱,但却没有更多的份额。

滴滴美团正在出行和外卖两个市场打的火热。4月13日,朱啸虎表示,外卖和出行这两个市场都已经烧掉了数十亿上百亿美金,非常惨烈,这个过程有他们的“焦虑时刻”。

滴滴目前大概是朱啸虎摇旗呐喊最多的一家公司了,毕竟他投资的饿了么和ofo已经落袋为安。4月初,阿里联合蚂蚁金服正式以95亿美元对饿了么完成了全资收购,创下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现金收购纪录。作为一家以外卖起家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饿了么在最新一季度的外卖市场份额占比达到了38.6%,仅次于美团。在被收购后,饿了么将正式划入阿里新零售体系,同口碑以及盒马鲜生一起共同构筑阿里在本地生活领域的护城河。

阿里收购饿了么让财务投资人朱啸虎得以套现,他甚至特地在微信朋友圈对阿里和张旭豪表示感谢。而他在ofo的股份,他近期首次公开承认已经悉数卖给战略投资者。

过去半年,趣店几乎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现象级”公司,其现金贷模式、CEO的各种出格言论都引发了一波接一波的舆论狂潮。对于趣店这样一个“现象级”案例,其早期投资人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近日详解了背后的投资逻辑。

4月13日,在新经济100人的投资人论坛上,饿了么、滴滴的A轮投资人——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拼多多A轮投资人、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以及趣店A轮投资人、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就这些明星案例的投资逻辑、焦虑、甚至如何与创始人博雅控制权等问题集体解密。

以下内容经全天候科技编辑整理,内容稍有改动:

如何在A轮时看到“百亿美金”故事

问:作为投资人,你们如何在A轮的时候判断一家公司会成为百亿美元的新巨头,他们在A轮有哪些特质让你一见倾心?

朱啸虎:我们在投A轮的时候从来不敢想象这家公司成为百亿美金的公司。

当年投饿了么A轮的时候,因为创始人张旭豪是交大校友。但是饿了么一开始做市场特别小,也特别分散,后来市场扩大后,我们经过两次预测才勉强算出饿了么可能会做到十亿美金。

投资滴滴的时候也是这样,当时滴滴已经做得挺好了,但是打车领域的市场空间受到供给侧限制,市场算起来也不是那么大。当年陈维总感觉滴滴做到几百亿美金的公司。他和我说公司公司每年做到差不多两万单的时候能挣到100万。

所以A轮想象两亿美金真的不敢想,(达到)10亿、20亿美金(估值),投A轮的投资人已经很高兴了。

朱天宇:我跟大家感受类似,没有人在一开始就知道这家公司它的估值上线到底会到哪里。但是我觉得做早期投资关键看两件事儿:第一是人,第二是赛道。我们当时投资趣店的时候,第一是因为认识罗敏5年了,他是一个比较强悍的创始人,对任何投资者来讲是没有什么犹豫的选择。第二,当时我们也正在关注现金贷这条赛道。

最看重滴滴、饿了么、拼多多、趣店什么?

问:你们当初在投资这几个企业时,最吸引你们的分别是什么?

朱啸虎: 投资饿了么的时候,一是觉得张旭豪这个人逻辑思维非常强,当时他的订单量不大,每天2000单-3000单,用户是免费获取,但粘性非常高。还有一点就是他对未来商业模式的思考。一开始张旭豪就觉得不能用抽成模式,一抽成,肯定商家都跳单,他想的就是通过给商户增加订单,收取年费的模式。

滴滴创始人程维打动我的是他的专注。当时有做专车的,有做出租车的,但是创业者千万不要教育市场,程维当时坚持专注在出租车市场,把市场做到90%以上,才做专车市场,这是我非常欣赏的。

张震:拼多多的黄铮打动我的是他对市场的理解比我们深太多。投资人大部分对项目的了解,拿到的都是第三方资料。而黄铮本人,就是美国Jet.com的前几百个会员,他对这个模式理解得更加深刻。

当时他觉得Jet.com本质是美国第一大连锁会员制仓储式量贩店Costco,当他反问我Costco所卖的产品里有多少是服务时,我发现自己回答不了,我以为我自己对这个模式已经了解很深了,那一刻我就决定投他了。

朱天宇:当初选择投资趣店有两个原因:一是认识罗敏5年了,他之前做过电商,自己的经验非常强,做事情也非常快;第二,当时在这个领域我们也正在寻找类似的团队,对这个赛道有特别的渴求。

最大的焦虑

问:你们在这些明星案子上,遇到的最焦虑的事情是什么?

朱啸虎:出行和外卖这两个市场说实话都烧掉了数十亿上百亿美金,这个市场非常惨烈,我们肯定有焦虑时刻。但是好处是CEO都非常强,他们自己能扛过难关,我们隔了一层,比他们来说好很多,但是我觉得他们去打非常难,这对创业者来说确实是压力很大,而且他们本身的心理素质很强很强,这是他们成功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张震:有焦虑过,特别是当你想投又不让你投的时候。我们A轮投了拼多多,B轮也投了,我们是他们最大的投资机构,我们希望投更多的钱在里面。作为一个投资人来讲,这是一个痛苦的判断,也是一个透明的判断,因为你知道他做的比较好,同时你可能又不一定拿到你想的足够多的额度,所以作为一个财务投资人来讲这是焦虑的。

朱天宇:我们的焦虑往往是在战略性选择的时候,当我们对这个市场最后是不是能出现我们想要的结果拿不准的时候,会有一些担心。

以趣店来说,其实趣店的发展速度非常快,我记得很清楚,2014年我们已经投了一半的钱,罗敏跟我说打算直接从50个城市拓展到300个城市,这个电话讨论持续了两个小时。当时我们有所担心,但最终结果300个城市打下来之后,就巩固了。

但是说老实话,在这个阶段当中对投资人心理和CEO要求都非常高,我自己非常焦虑。但是之后它每一次跨越式的进展和战术安排,让我们对它更有信任力,他自己不断的把边界扩大,让我们开始看到了百亿美元的可能性。

投资人与创业者控制权的博弈

问:前段时间 传闻ofo和滴滴高层闹僵,后来摩拜被美团收购,这其中都包含了创始团队和资本之间的博弈,作为资方你们怎么看待这种博弈?

朱啸虎:从现在来看,共享单车,去年年底可能是唯一的合并机会,不管是对于ofo还是摩拜,如果这两个公司去年合并,这两个市场估值还有两三倍的空间。

去年年底,共享单车的市场已经非常饱和,摩拜和ofo这两家公司都已经看到天花板了,但两家没有选择合并,后来我们把股份卖给了战略投资人,财务投资人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赚点钱,但战略投资人更多是为了看数据。

张 震:投资人要有感恩之心,特别是投入优秀的企业家的时候,我们要感恩。为了感谢黄峥和拼多多,我们一家送他的期权就有2亿美金,融资之后,他的股份基本上没有降低,原因是我们看好拼多多的长期未来,只有让创业者有更大的动力,最终投资人和创始人才会有更好的收益。

朱天宇:我觉得不存在博弈的关系。无论是股权的问题,还是外部合作伙伴的问题,在之前趣店都经历过艰难时刻,但是罗敏最终都把他办成了,最后促成了趣店在比较短的窗口之日抢先上市。我们不会因为这些问题去跟企业多追求几个点。

投资人为百亿美金公司做过什么?

问:你们在投资A轮的时候,如何做到帮忙不添乱?你们帮助他们干哪些事情,帮助他们成为了现在的百亿公司?

朱啸虎:饿了么和滴滴能成为百亿美元公司,我们的帮忙是非常有限的,最主要是靠他们自己的拼搏和努力以及学习能力,这是非常重要的。要靠投资人来帮忙成为百亿美金的公司这样的事情是不存在的。

张震:滴滴,饿了么,拼多多这些牛X的公司,没有投资人也一定会同样牛X。如果没有这些创始人,我们投了估计都黄了。这是投资人和创业者本身的区别。

朱天宇:投资人的本分是我们手里有资金,对于创始人来讲,最重要的是他脑子里揣着想法、揣着斗志来找我们的时候,我们能不能对他有个认可,有没有迅速合作的状态给到他资金。

一个企业能否成功,最终还是靠创始人自己的打拼、成长。而投资人的作用可能就是在创始人迷茫或者需要大气的时候给他多一点支持个鼓励。


评论: